中國企業聯合會 | 貴州省人民政府 | 貴州企業聯合網    今天是: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企業與法 > 正文
熱點文章
     【最高法】全國法院服務保障疫情防控期間復工復產典型案例(第二批)
     【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強化穩就業舉措的實施意見
     【司法部】保障企業順利復工復產 8大指導案例(第二批)
     【最高法】可追加公司股東為被執行人的11種法定情形
     第一批疫情防控和企業復工復產律師公益法律服務指導案例
     【人社部】關于2020年一次性工亡補助金核定基數的通知
     全力支持貴州企業復工復產,積極發揮疫情防控中的重要作用
     【貴州高院】貴州民營企業涉疫情商事合同履行中的法律風險提示書
     如何利用法律武器來抗擊疫情?
     企業會計這樣操作,屬于偷稅漏稅嗎?
推薦文章
     “稅務稽查”全面展開,工資涉稅風險要防范
     【人社部】企業不裁員或少裁員可返還50%失業保險費
     【答記者問】關于企業境外經營合規管理指引
     2019年起母公司中標子公司施工屬于轉包
     【國家市場監督局】取消“著名商標”評選:政府榜單上只有“黑榜”沒有“紅榜”
     本中心勞動仲裁調解維工委法律專家委員李軍律師榮獲首屆“貴州省優秀青年律師”稱號
     大數據和知識產權專家委員李建應邀為貴州省農村信用社開展知識產權培訓
     透視中國企業家的法律風險
     【權威解讀】企業家刑事風險成因及防范路徑
     2019年起符合條件的員工可免交社保
 
【案例解析】公司賬冊丟失導致不能清算,亦屬怠于履行清算義務
2020-01-13 14:25:03   發布人: 法客帝國   

裁判要旨

股份有限公司的清算義務人是控股股東和董事,當該公司無法開展清算,控股股東和董事無法提供有關財產、賬冊、重要文件,也不掌握其下落或有關信息的,屬于怠于履行清算義務的情形,該等控股股東、董事應就公司未清償債務對債權人承擔連帶責任。

案情簡介

一、中興公司是一家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4年,法定代表人王煜,公司董事分別為:王煜、張沛、蘇芮祥、劉瑞之、高原、柳靖、李立。

二、2000年,中興公司因未能償還一筆借款合同,被法院判決向債權人建設銀行支付本息1000萬余元。在隨后的執行程序中,法院發現公司已無可供執行財產。隨后,建行長安支行將該項債權轉讓給信投公司。后中興公司因未向工商部門提交年檢報告,被吊銷營業執照。

三、2017年,信投公司將中興公司原董事王煜、劉瑞之、張沛、蘇芮祥、高原、柳靖等起訴至北京海淀區法院,以被告作為公司董事未盡清算義務為由,請求被告就中興公司未清償的1000萬元債權承擔連帶責任。

四、海淀法院一審認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負有清算義務,公司經查均無發現可供執行財產,原告亦已經證明中興公司無法展開清算,諸位被告作為董事無法提供公司賬冊、財產、重要文件,庭審中均不清楚有關信息,對公司無法清算存在過錯,應對適用《公司法解釋二》第十八條就公司未清償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五、蘇芮祥、柳靖等被告不服,上訴至北京市一中院,蘇芮祥辯稱,公司清算發生于2008年,此時《公司法解釋二》還未出臺,但北京一中院認為,公司法已然規定了股份公司董事的清算義務,因此駁回蘇芮祥上訴。至于柳靖的上訴,因二審期間其與原審原告達成和解,故撤銷原判。

裁判要點

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及控股股東是清算義務人,清算義務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及控股股東的法定義務。結合本案現有證據,未能顯示王煜、劉瑞之、張沛、蘇芮祥、高原、柳靖已履行法定的清算義務,應屬怠于履行清算義務。訴訟中的王煜、蘇芮祥、柳靖陳述,其均不清楚公司的主要財產和賬冊的情況,因此本院認定其二者之間存在因果關系。最后,公司財產、賬冊、重要文件等保管工作系屬公司內部經營管理問題,公司債權人無從得知,據此,考慮到舉證責任分配之公平性,并綜合考量當事人的舉證能力,債權人僅需舉證證明無法清算之事實狀態即可,王煜、劉瑞之、張沛、蘇芮祥、高原、柳靖存在過錯,信投公司無需進一步舉證。綜上,王煜、劉瑞之、張沛、蘇芮祥、高原、柳靖應對中興公司的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實務經驗總結

一、股東、董事等是法定清算義務人,應積極履行該義務從而避免承擔不利責任。

公司制的核心制度之一在于“有限責任”,然而,這種“有限責任”并不是絕對的。本案中,公司于2001年被吊銷營業執照,本應開始清算,但諸位董事均不聞不問,最后導致被判承擔賠償1000余萬元的連帶責任。事實上,該等股東、董事完全可以開展起碼的清算工作,認真清理公司財產,編制資產負債表,坦然面對債權人,公司無法清償債務時宣告破產即可,總之,盡到清算義務后,股東、董事便無須承擔連帶責任?梢,本案被告承擔了一項非常不必要的責任。此一點股東、董事須尤為注意。

另外,對于掛名的股東、董事而言,也不能因不實際參與經營而完全忽略公司法法定于自身的清算義務,一旦發現可能導致或已經出現公司清算的事項,應立刻與實際經營者取得溝通,商討公司清算的安排,同時留存好“沒有怠于開展清算”的證據,避免遭受牽連。

二、清算義務不止保管賬冊、重要文件,還應全面執行各個步驟,保證財產關系得以理順。

清算的實質是公司財產的徹底分配,是公司法人人格徹底消滅的前一步驟,然而公司又是一個較為復雜的財產綜合體,這對清算公司財產提出了較高的財務和法律技術要求。例如,公司在歷史上的出資、分配利潤、對外投資、對外借款、關聯交易以及增資、減資、債轉股、資本公積轉增股本等交易或是事項上是否合法合規,由于涉及到若干經濟利益從公司體內流出,如若不合法則約等于變相損害股東、債權人利益,公司清算本身作為一項對公司經營歷史的全面核查工作,如遺漏、忽略上述不法事實,被其他股東、債權人指責,依據公司法一百八十九條規定,清算義務人可能因故意或者過失給公司、債權人造成損失而須承擔賠償責任。因此,公司股東、董事應全面執行各個步驟,保證財產關系得以理順,正確且全面地履行清算職責。

相關法律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

第一百八十三條  公司因本法第一百八十條第(一)項、第(二)項、第(四)項、第(五)項規定而解散的,應當在解散事由出現之日起十五日內成立清算組,開始清算。有限責任公司的清算組由股東組成,股份有限公司的清算組由董事或者股東大會確定的人員組成。逾期不成立清算組進行清算的,債權人可以申請人民法院指定有關人員組成清算組進行清算。人民法院應當受理該申請,并及時組織清算組進行清算。

第一百八十九條  清算組成員應當忠于職守,依法履行清算義務。

清算組成員不得利用職權收受賄賂或者其他非法收入,不得侵占公司財產。

清算組成員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給公司或者債權人造成損失的,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

第十八條  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未在法定期限內成立清算組開始清算,導致公司財產貶值、流失、毀損或者滅失,債權人主張其在造成損失范圍內對公司債務承擔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依法予以支持。

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因怠于履行義務,導致公司主要財產、賬冊、重要文件等滅失,無法進行清算,債權人主張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依法予以支持。

上述情形系實際控制人原因造成,債權人主張實際控制人對公司債務承擔相應民事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依法予以支持。

法院判決

本案中,信投公司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二十條第三款:公司股東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逃避債務,嚴重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的,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適用若干問題的規定(二)》第十八條第二款: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因怠于履行義務,導致公司主要財產、賬冊、重要文件等滅失,無法進行清算,債權人主張對其公司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依法予以支持。對此,本院認為,首先,信投公司作為執行申請人,雖未提交執行案件之執行情況的相關證據,但結合中興公司同樣作為被執行人的(2000)一中經初字第01030號案件,該案的執行裁定書載明:經過“四查”,未查到被執行人中興公司、興南公司對外投資權益、存款賬戶、房產及土地所有權登記,中興公司車輛兩輛,因該車輛使用年限已久,故不宜采取強制措施,興南公司未有車輛登記記錄。本院推定本案所涉債權信投公司已無法從中興公司受償。其次,根據《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的相關規定,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因怠于履行義務,導致公司主要財產、賬冊、重要文件等滅失,無法進行清算,債權人主張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依法予以支持。

結合上述法律規定,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及控股股東是清算義務人,清算義務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及控股股東的法定義務。

清算義務人之間過錯的大小僅作用于內部責任劃分,對外不得對抗公司債權人。因此,作為董事的王煜、劉瑞之、張沛、蘇芮祥、高原、柳靖,無論是否實際參與了中興公司的經營管理,是否掌握公司財產、賬冊等重要文件,抑或是否有能力發起清算程序(?如何理解“是否有能力”,是民事行為能力,還是權限能力,還是一般意義的能力),在中興公司被吊銷營業執照后,都負有在法定期限內進行清算的義務。

結合本案現有證據,未能顯示王煜、劉瑞之、張沛、蘇芮祥、高原、柳靖已履行法定的清算義務,應屬怠于履行清算義務。再次,作為正常注冊的公司,均應具備清算條件。如前所述,王煜、劉瑞之、張沛、蘇芮祥、高原、柳靖存在怠于履行清算義務的情形,且根據訴訟中的王煜、蘇芮祥、柳靖陳述,其均不清楚公司的主要財產和賬冊的情況,因此本院認定其二者之間存在因果關系。最后,公司財產、賬冊、重要文件等保管工作系屬公司內部經營管理問題,公司債權人無從得知,且無論股東是否實際掌握前述公司財產、賬冊、重要文件等,均無法免除其所負的法定清算義務。據此,考慮到舉證責任分配之公平性,并綜合考量當事人的舉證能力,債權人僅需舉證證明無法清算之事實狀態即可,對于王煜、劉瑞之、張沛、蘇芮祥、高原、柳靖怠于履行清算義務與中興公司主要財產、賬冊、重要文件等滅失無法進行清算之間存在因果關系,及王煜、劉瑞之、張沛、蘇芮祥、高原、柳靖存在過錯,信投公司無需進一步舉證。

綜上,王煜、劉瑞之、張沛、蘇芮祥、高原、柳靖應對中興公司的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案件來源

柳靖等與張沛等股東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責任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2019)京01民終503號]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中央依法治國辦聯合5部門發布食藥監管執法司法典型案例
下一篇:【最高檢】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犯罪典型案例

 
  1.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會員中心|隱私聲明|版權保護|企業投稿|加入我們
友情鏈接
主辦單位:貴州企業聯合網   www.2442632.live   2006-2018  版權所有
地址(ADD):貴陽市觀山湖區長嶺北路貴州金融城富民村鎮銀行6樓    聯系電話(TEL):0851-86823097   傳真(FAX):0851-84855016
E-MAIL:[email protected]   備案號:黔ICP備09001702號   技術支持:貴州企業聯合網
在線客服
熱線電話
微信公眾賬號
云策配资